■ 西裝外套劍橋金庸(16)
  為了改善自己窘迫的處境,岳不群打出了最後的王牌:以劍術交流的名義邀請其他四個門派的武術家來到華山,緬化療飲食懷前輩的功績,互通有無,提升自己的武術。獲得各大劍派的秘傳武術是一個不可抵擋的誘惑,而岳不群的劍術造詣也有目共睹,因此在1511年秋,各大門派的武術家陸續來到華山。在王重陽時代的三百年後,武術世界再次出現了“華山論劍”的盛況。
  這一做法雖租屋然一度令癱瘓的五嶽派振奮,但最終因為各門派之間的壁壘森嚴而告失敗。殘疾的左冷禪在五嶽派中仍然擁有一個影子內閣,他絕不會允許岳不群藉此成功地擴展他的正面影響。在得知華山即將再次舉行劍術研討活動後,他策劃和實施了一次恐怖襲擊,對前來赴會的五嶽派人士大加屠殺。在這次悲劇性的事變中,左冷禪和岳不群都被殺死,除恆山外,其他門派也都損失慘重。這樣一來,五嶽派在成立後半年就名存實亡了。
  令人倍感諷刺的是,當致力於對抗日月教的五派合併陷入慘敗之際製冰機,日月教反而從萎靡不振中再度復興。任我行在1510年秋被忠於他的向問天所成功營救,他們旋即與任盈盈會合,並招攬了大量對楊蓮亭的倒行逆施不滿的地方實權人物,組建了日月教的第二中央。在1511年初,任盈盈的情人令狐沖也加入他們,以特洛伊木馬的方式反攻入黑木崖,將實力強悍的東方不敗圍攻致死。
  當複位的任我行完成對教內勢力的整合之後,就將五嶽派這一泥足巨人作為展示自己力量的首要對象。他出動整個教會的力量秘密西征,打算首先借華山劍術會議的契機摧毀五嶽派。當任我行和他的軍團趕到華山時,五嶽派已經癱瘓,他要求剩下的恆山勢力歸順自己,遭到令狐沖拒面膜絕,此人一再試圖在日月教和主流勢力間保持中立,這一騎牆派做法令任我行大感憤怒,他暫時放令狐沖和恆山派離去,但誓言要踏平恆山,事實上是計劃向少林和武當發起連環的戰略進攻。然而在這一計劃中,任我行唯一沒有考慮到的是自己的健康問題,他還沒有離開華山,已經因為年老而心臟病發而死,整個宏圖偉業也都化為烏有了。
  任我行死後,任盈盈繼任日月教的教主,在“神聖阿姨”的統治下,日月教由侵略轉為和平政策。1514年任盈盈退位與令狐沖成婚,這一史無前例的聯姻引起了武術世界的關註,人們借用日月教的口號對此表達祝願:“無論是一千年,或者是一萬年,我們兩個永遠也不離婚。”這一婚姻也標志著日月教與主流勢力間長達近一個世紀的武術世界內戰落下帷幕。
  不久令狐沖辭去恆山掌門之位,返回華山整頓自己出身的門派,雖然如此,華山派卻長時間衰落了,直到大約一個世紀後才逐漸復興。無論是五嶽派的武術交流還是日月教的統一武術世界,這些崇高理念和卑鄙野心交織的努力都歸於失敗。武術世界雖然實現了和平,但卻在腐朽的舊秩序下暮氣沉沉。
  然而舊秩序在持續了兩個多世紀後,也已經到了變革的關頭。在一代人的時光後,將有一股新的力量興起,在武術世界歷史上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一切舊秩序都會被砸得粉碎,而實現了被稱為俠客島的、真正的武術烏托邦的統治。
  □新垣平(作家)  (原標題:武術世界內戰的結束)
創作者介紹

三國之見龍卸甲

ab00abtmf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